星期
当前位置:首页 > 陕黄文化 > 历史人文 > 正文

行吟壶口


黄河,大概是中国人心目中最神圣的河流。

在偌大的中华版图上,她为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在野山荒漠、沟渠原野间缔造了一道万里屏障,为我们生存的土壤上留下了一种超越人类意志力的骄傲。从扎陵湖开始,奔流不息地流泻而在北方雄浑广阔的土地上。有时,劲厉的寒风时断时续在颓壁残垣间呼啸,与淡淡的夕照、荒凉的旷野融为一体;有时,草长莺飞遍布崎岖的沟壑,与漫山遍野的花儿凝聚成绚烂的世界。面对黄河二字,我不自觉地发出到对历史、对岁月、对民族的巨大惊悸,对博大精深的黄河文明发出大大的感叹。

毫不夸张地说,黄河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

秋日斜阳之时,我迈着急匆匆的脚步,踏上壶口的脊背。

郦善长《水经注》记载:禹治水,壶口始。上游河水宽缓,来壶口缩窄加快,急骤聚拢,收于一口,这是壶口奇观傲立于世的自然原因。所以历来文人墨客少不了对它点缀。1700年前西晋文学家成公绥写下凌砥柱而激湍兮,逾洛汭而扬波的句子,在郦氏的笔下则是其中水流交冲,素气云浮,往来遥观者,常若雾露粘人,惊魂悸魄,其水尚奔浪万寻,悬流千丈,浑洪赑怒,鼓若山腾,浚波颓垒,迄于下口……归驷马迫也。壶口边的河水束拘槽内,争涌翻冲,飞流直下。起身卷浪,扬波撒手,黄河水以每秒9000立方米的流量,从四十米断崖倾注而下。浊浪汹涌,飞奔狂舞,烟雾飘扬,气势磅礴,长啸嘶吼,声震山谷,动人心魄,撼人肺腑。

 我默立在瀑布面前,被这气势惊得目瞪口呆,任飞溅的水花把柔弱的躯体淋个痛快。在雄浑的瀑布面前,自己顿时渺小。我忽然领悟了太白先生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境界。明白了为什么在民族危亡的时刻,东渡抗日的将士们要选在这里誓师出征。站在壶口岸边,耳闻、目睹巨浪滚滚、涛声惊雷的场面,领悟到《黄河大合唱》传出的黄河在奔腾、黄河在怒吼、黄河在咆哮的浩大气势。她那雄壮、宏伟的气势;她那百折不挠,无所畏惧,一往向前的精神;她那气贯长虹,浩荡无畏的威严,正是古老民族自强不息的真实写照!

壶口瀑布前,有一处奇观,叫作龙洞,传是大禹治水时凿成。曾读过水利作家赵学儒先生的《大禹治水》,作者曾写过这里,今天终于一睹为快。龙洞紧傍岸边处,有一石洞直下十几米,洞底向河水方向旁开一门,遂成一个百十平方米的平台。站在平台上,再看瀑布,便成仰视,这也是唯一能仰视瀑布的地点。黄河之水天上来,在这里便一见分明!伴着黄河如雷贯耳的轰鸣之声,渐渐地,我仿佛听到了久远大禹带领河工齐整河道的吆喝声,听到用钢钎在顽石上阵阵开凿声,听到远古的婀娜少女少女在河中戏水的嬉笑声。

站在平台上向上游望去,两岸青山如黛,连绵不绝。一边是山西吉县,隔河相望那边就是陕西宜川县。宽宽的河道,中间凹下收窄了,河水似乎不大情愿地被束缚成急流。几百米长的河道,河水由缓到急,徐徐而进,到了下泄处,水花明显大了起来,扬起在半空,呈现出或深或浅的琥珀色泽。突然,河水像一条黄色巨龙冲下一个台阶,咆哮着、挣扎着、腾空而起,一头扎下万丈深渊,滚滚黄水从高高的崖头跌落下来,挟风带雨,雷霆万钧,溅起的水雾飘散在空中,蒸云弥漫,仿佛从水底冒出滚滚的浓烟,化为千尺水雾直冲蓝天,白茫茫一片,吼声如洪钟闷雷,震荡峡谷,气吞山河。

悠悠九曲十八弯的黄河,从巴颜喀拉山出发,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奔流不息,汇合沿途的众多河流,到秦晋大峡谷的黄河壶口瀑布,完成她最美的一跳,划出最美的弧度。我曾经多次看到过黄河:在青海,她是积水如潭的宁静;在宁夏,她是温和委婉守候;在河南,她是波涛呼啸的怒号;在山东,她是从容不迫的安卧。而在这壶口我看到了她性格的另一面,巨大的落差,雄壮的力量,磅礴的气势。她的威力在我胸中鼓动,她的雄风在我血管内呼啸,她的精神在我眼睛里闪动。

黄河凝聚了我们一个民族的魂魄。

伫立在这里,我希望成为这里的一棵树,千年守望,守望黄河的千年辉煌。黄河孕育了仰韶文化,龙山文化,走出王维、白居易、杜甫等文坛风流;走出李斯、狄仁杰、裴度、杜佑等治世能臣;走出卫青、霍去病、狄青等定国之将。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地庇佑着两岸人民。她缔造了文明,承载着文明,又延续着文明。雄浑壮阔的壶口,伟大不朽的黄河,必将万古长青地守护着炎黄子孙。

作别壶口时,我从灵魂的深处涌动出一个念头:把自己化作黄土高坡上的一粒泥沙,心甘情愿被吸纳到黄河的怀抱里,奔流到海不复回……(梁富正)

 

字号   |  收藏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