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当前位置:首页 > 陕黄文化 > 历史人文 > 正文

99年前山东黄河修坝民夫登上美国地理杂志


大堤上下,满是来回运送土方的民夫,大多数用独轮小车推土,也有的肩挑土筐,间或可见空手而立、衣服上背着圆补丁的官方监工。一个世纪之前,修堤筑坝这样的大型工程,只能靠最原始的人海战术。

文/李之凡

岭南大学前身为格致书院,创办于1888年,校址设在广州城内。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广州,最早被西方列强恃船坚炮利打开的通商口岸之一,西方纷至沓来创办新式学校。1884年,美国基督教长老会牧师香便文向长老会倡议,在广州筹办一所高等学校。

选址曾引发一场争论:香便文主张选址广州,但学校实际的筹款者和创办人安德鲁哈巴牧师却主张选址在华中或华北。因为选址迟迟未定,建校大纲上只有一个中国基督教大学的名字,而未确切指明办校地点。后来,一件事情改变了哈巴的想法。

W020180311351832958038.jpg

 广州绅士陈子桥(陈少白之父)递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定址广州。请愿书指出科举制度所设科目的局限性,希望哈巴博士能在广州尽快建立一座理工学院。当时有400人在这份请愿书上签了名,其中有乡绅、学生、商人和其他人士,全部是非基督徒。这些人中包括10位翰林院、11名进士、100多名举人和秀才、100多名政府官员。哈巴看了请愿书非常高兴,说:我从未听说在整个传教史上有这样的事情。于是同意将校址定在广州。

晏文士是美国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1903年到岭南大学任物理学教授。1907年,他成为这所大学的第二任校长。

虽然是物理学博士,但晏文士的兴趣爱好也包括了旅行、摄影和人文地理研究。在中国生活工作的21年中,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除内蒙古外的每一个省份。在中国各地漫游的过程中,他随时都在观察、记录大自然和社会的各种现象,以及拍摄照片。

1919年初春,晏文士带人从南国广州出发,远赴北方的山东旅行考察。

这个旅行考察团队的队员,包括学生、翻译、记录员、厨师以及所雇三辆马车的车夫,总共11个人。

在山东期间,晏文士一行考察、游览了济南、泰山、孔庙、黄河、运河等。考察黄河时,正遇黄河大堤维修,晏文士拍摄了一系列照片,为我们留下了将近一个世纪之前黄河修堤的珍贵影像。晏文士拍摄的原照片我们无缘见到,本文所附照片来源于1919年秋季出版的一期美国地理杂志。

这期地理杂志刊发了晏文士的文章,记叙了他见到的修筑黄河堤坝的情况。

W020180311351833119718.jpg

第一幅图片,拍摄的是民夫正在夯实新修堤坝上的土层。晏文士描述道:一个直径约25英寸、厚约10英寸的石头圆盘,用10条绳子连着,周围10个人每人牵着一股绳子。劳动号子让他们保持一致,石头圆盘被扔到空中,落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晏文士所述,就是我们所说的打夯。过去建房打地基,一般将农村打场用的碌碡或石头,绑上木棍作为夯把,四周根据碌碡或石头重量、需要人的多少,拴上几根拉绳。一人手扶夯把,两到四人一起用力拉、松绳子,使夯上下浮动,砸实地基。为协调动作,需要大家一起喊号子。

晏文士所见打夯用的石盘,折合直径半米多、厚二十多厘米。从照片中看,十条绳子是拴在石盘四周的铁环上的。由此分析,这些石盘应当是请石匠制作的专门用来修堤的大石夯。过去黄河经常泛滥,河堤几乎年年要修。黄河岸边的村庄,应当常备这样的修堤工具。

W020180311351833112201.jpg

第二幅图片,表现的是整修黄河大堤的宏观场景。大堤上下,满是来回运送土方的民夫,大多用独轮小车推土,也有的肩挑土筐,间或可见空手而立、衣服上背着圆补丁的官方监工。90多年前,修堤筑坝这样的大型工程,只能靠最原始的人海战术。

晏文士在文章中写道,黄河在仅仅6英里外流淌着,是济南这座城市最大的不幸。因为它时常改变河道,而后冲走这个国家人口稠密区的生命财产。据史料记载,从1900年到晏文士赴黄河考察的1919年间,只有1905年山东境内没有黄河决口的记录。

晏文士了解到,最近一次严重的堤坝决口,发生在1902年9月。这年,黄河山东段决口十多处,淹没土地,冲毁村庄,溺水死亡者无数,灾区百姓流离失所。

字号   |  收藏 |  打印